【盾铁】Everyone's Got Their Soulmate(03-05)

前文(01) (02)

警告:大学生!Tony注意 / 无能力设定 / 灵魂伴侣AU有私设


  03  

  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左肩。
  “噢,你好,请问刚刚那个女孩还在吗?非常抱歉……我得送她去医务室……”
  噢噢噢,他知道了。聚会上的绝妙屁股。
  他还能说什么呢?这就是上天注定啊。
  Tony释放出他一向很完美的笑容。“我想她刚刚走开。”
  “抱歉……我”金发甜心露出一个局促而饱含歉意的笑。
  “她没事,真的,我检查过了。”
  拜托,这就是你想说的?Tony看着那双该死的过分吸引人的蓝色眼睛,懊恼地想。
  再努力点。
  “呃,事实上,我能找到她。不如给我你的联系方式我之后告诉你情况?”Tony也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他的肌肉可真硬,上帝啊。
  “好的,我……”金发甜心忙乱地从外套胸前的口袋里翻出一支钢笔。
  Tony伸出右手,摊开,“写这里可以吗?”他亮闪闪地望着对方,真诚地问道。
  “顺带一提,我是Tony。”
  他金色的头发在阳光底下闪耀着明亮的光芒,低下头写字的时候垂下的睫毛就像温顺的小鹿——
  “Steve,叫我Steve。”
  他——Steve——盖上笔帽,鼻尖上的汗珠亮晶晶的,白色体恤遮盖下的手臂鼓鼓的。
  认真的,谁把这个阿波罗掉到该死的MIT的?那肯定是个嫉妒他美貌的神。
  “你有事吗?”
  “什么?”
  “我是说,你等下还有别的事情吗?”Tony眨眨眼,看着手心的号码然后小心地合上手掌。
  “噢,没有,我想。”
  “一起喝杯咖啡吗?”
  拜托拜托。
  “没问题。”
  Tony几乎被Steve露出一口白牙的无害笑容闪得脑子全无。 



  “他就是阿波罗本人。”
  “那也不能拯救我二十块的损失。”
  “永远、永远不要跟一个沉迷非人类智慧体的人打赌。”
  “你说对了。”

  Clint躺在草坪上叹了口气,手里的外卖盒无力地躺着。“我的二十块。”
  Natasha正在用叉子吃沙拉,盘腿坐着百无聊赖地挑挑拣拣。甚至都懒得抬眼看他,“你做了错误的选择,我警告过你。仅此而已。”
  “噢Tony~”Clint坐起来,墨镜在阳光下折射出亮眼的光。
  “不客气。”Tony正在吃左宗棠鸡,“要我讲讲他是如何的火辣且可爱吗?”
  “不了。”“千万别。”
  “所以……”Tony耸耸肩。“我说过的,灵魂伴侣不是我的风格。”
  Clint粘在他的肩膀上贴着他的耳朵。金发弄的他脸颊痒痒的。“你竟然错过了你的灵魂伴侣,”他几乎是哀嚎的声音砸在耳膜上响得要命。 
  “这不科学!”
  “如果你指灵魂伴侣这整件事,那么我赞同,这确实有悖于科学。”
  ♪I'm bringing my sexy back♬
  “说真的?Justin Timberlake?”Tony指着Clint震动的手机。
  “怎么了,他不够辣吗?”Clint从裤兜里拿出来,未知号码。
  “让他闭嘴。”Natasha一记眼刀飞过去,Clint背后仿佛一记重击。
  “OKOK。” 

  “我邀请了Louis和Jane一起过来。”Tony说,“‘一分钟之内到。’Louis刚刚发的短信。”他咬着叉子含糊不清地说。
  “还不赖。”Clint接完电话走过来接话,“这样的话女生人数就要超过男生了!”他张开手夸张地说。
  “我认为那很好。”Natasha将吃完的沙拉盒捏扁,抛进对面的垃圾桶。完美的弧线。
  “嗨!”Louis热情洋溢地冲他们打招呼,而她身边的Jane牵着的是……她的男朋友?
  “我是Thor,Jane的男朋友。”
  “我的天,他就像北欧神话里走出来的一样。”Clint在Tony耳边小声评论。
  “闭嘴。”Tony回复他。然后伸出手来,“我是Tony,这是我的朋友们,Clint,Natasha。”
  “我想现在人数平衡了。”Tony小声说。 


  事实证明,Thor和他看上去一样,耀眼又神话。
  他总是发出那种轰隆隆的笑声,在Tony和Clint互呛笑话时,或者Natasha寒意十足的冷笑话都能让他表现出发自内心的开心。有些单纯的傻气,但非常可爱。
  ——并不是说这是什么稀奇的品质,只是对于他们这个小团体而言,每个人都自己都有点小小的问题——比如说Banner有愤怒管理问题(发起火来可不是开玩笑),Natasha缺乏共情,而,Tony,噢,他问题最多了。
  “抱歉,你刚刚说什么来着?”Tony眨眨眼睛,回过神来,看着Louis。
  她笑起来,“所以昨天那位男士最后有约你出去吗?”
  他的脸绝对红了。
  众目睽睽之下就这么问这种私人问题吗。
  “噢不是,我,没有……”他的舌头竟然在这种时刻背叛他的意志。
  Jane和Thor好奇地看着他,Louis一脸“我早知道了”的神情。
  “拜托你抓紧点啦,那种稀奇物种在MIT还能存在就是奇迹,你,遇到了奇迹。”Louis嚼着口香糖,凑到Jane耳边跟她解释什么,后者一脸恍然大悟。
  “他会的!”Clint大声回答,“我开始喜欢你了知道吗?”他笑得让Tony想打他,“你看上去是会在12点看电锯惊魂的人。”
  “我喜欢他!”Louis使劲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Tony,你的朋友可真有趣!”
  Tony无力地想捂脸。


  04 

  上天作证,Steve只是想趁这个美好的天气写生,并且能够安安静静地迎接他灵魂伴侣的出现。
  Bucky毁了他的写生,而他毁了灵魂伴侣这整件事。
  当他接到Bucky电话的时候他只是想要快点回到他们租住的小房子里,看看Bucky的义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然后他就忘了灵魂伴侣这件事。
  他匆忙背着画板奔跑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女孩——上帝啊,原谅他只能道歉然后继续往前跑——然后他抬手看表的时候发现自己手腕内侧的时间归零了。
  这算是对他的惩罚吗?
  也许是刚才那个女孩让他的计时归零了。Steve侥幸地想。
  他给Bucky回信息让他先去医院,他随后就到。然后叹了口气,抓抓头发往回走。
  那个女孩不见了。
  于是他拍了拍与刚才那位女孩呆在一起的人。



  Boom,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
  现在他坐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咖啡馆里,听着眼前这个男孩兴奋地侃侃而谈工程学、物理学以及一切他不懂的理工科理论。
  老天,他根本不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所以你是在读——”
  “美术系,马上毕业。”Steve在桌子下面发信息给Bucky,好在他已经到医院了。
  “你呢?”他的视线从手机屏幕移到Tony眼睛上——他的眼睛是浅棕色的——然后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对方好一会儿了。他咳嗽一声,在心里猜测Tony可能是大二,或者大三,最多。
  “可能会有点超过,但我在读博士。”Tony狡黠地笑了,灌下一大口咖啡,嘴唇沾了一小圈黑色。他表情自然地伸舌头把那一圈痕迹舔掉。
  “什么?”Steve吃惊地问,这引得Tony哈哈大笑起来。
  “跳了几次级。”Tony耸耸肩,想要作出一个不值一提的表情——但眼角压抑不住的一点笑意暴露了他。
  “噢……那真是……”
  “非常了不起。”
  Steve跟着笑起来,由衷地称赞他,“你会成为一个很棒的物理学家。”
  他很敬佩这些天才式人物,毕竟爱因斯坦、牛顿在推动人类进步的历史上发挥着重大作用。
  Tony似乎有点惊讶,耳朵微微泛红,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谢谢。”
  Steve感到手腕内侧一阵发烫,当然还有他的脸也是。这提醒到他错过了自己的灵魂伴侣这个事实。
  “这真是很高的夸赞。”Tony棕色的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亮亮的。
  “没有人这样夸过你吗?”Steve问,语气夸张,“一个不到二十岁就同时拥有两个MIT学士学位的人?”
  “噢,当然了,但你不同,你是真心的——我能看出来。”讲到这个,Tony微微倾身向前,隔着桌子离他更近了些。
  他身上的气味钻进Steve鼻子里,是青草、机械和阳光的混合。说实话,这描述听起来很夸张,他却真心实意地这么认为——除非你闻过,不然有什么资格说他的描述夸张呢?
  “我是说,当你是一个天才的时候,没有多少人是真正关心你……”
  “他们只在乎你的商业价值,专利会给公司股票带来几个百分比的上涨……”
  “嘿,你还在听吗?”
  Steve回过神来,才意识到Tony已经停了下来,正抱着双臂不满地皱眉看着他。
  “抱歉,刚刚想到些别的事。”Steve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真诚。
  可能他听起来过于真诚——Steve永远是最真诚的那一个——且严重,Tony的表情立即软化了,“怎么啦?”他问。
  Steve想了想措辞,说,“我的室友正在医院。我本应该陪他过去的。”
  “真的很抱歉。”Tony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不安地搅了搅杯子里的咖啡。
  Steve看得出来,他在为自己难过。
  “那你快去医院吧,你知道的,我有你的联系方式。”Tony咬住下唇像是思考了一小会儿,看着他说,左手紧紧捉着杯耳。
  Steve点点头,“很抱歉。但是今天遇到你很开心。”他伸开左手掌心指了指,Tony立马明白过来他是指刚才写下的联系方式,回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我会联系你的。”Tony对他挥挥手,“不要挂断我。”他挑着一边的眉开玩笑说。
  Steve笑了起来,将小费垫在杯底,背起画板,对他道别。
  他起身的时候Tony隔着外套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一个抚慰性的动作。
  而Steve几乎是立即就感觉好多了。



  Bucky坐在康复科门口的椅子上等他,长发乱糟糟的,手机屏幕映照下的眼底一片青黑。Steve又开始怀疑他昨晚究竟有没有睡觉。
  “只是接触不良,我们可以回去了。”
  Steve没有回话,只是明显松了一口气似的点点头,坐到他边上。
  Bucky收起手机,打了个呵欠。
  “怎么了伙计?”Bucky伸手揽过他的肩膀拍了拍。
作为他的室友,Bucky能轻易分辨出他的情绪好坏。而现在Steve确实看上去很低落,至少Bucky这么认为——拜托,你看他的尾巴都垂头丧气地耷拉着了——如果他有的话。

  “我错过了我的灵魂伴侣。”
  “我搞砸了,Bucky。”
  Steve把脸埋进手里,发出一声颓丧的叹息。

  “噢,”Bucky发出一声哀叹,但他很快就恢复精神给他打气,“别在意这个。毕竟你知道的,世上女孩儿那么多,机会多的是——而你,”他捶了一下Steve硬邦邦的手臂,开玩笑似的吸气呼痛,“绝对能找到一个完美对象。”
  Steve在心里叹气,但想起Tony,噢,Tony,“但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他说,语调略微上扬。
  他完全把女孩忘在脑后了。
  但是Tony,他是如此的热情,他聪明、幽默,独特又迷人。而且他说了会再联系自己。他有他的号码。
  “谁?”Bucky问。



  05


  “我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
  “这是我的房子——”Tony左肩顶着手机听电话,端着咖啡坐到吧台的凳子上,“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要我指出来如果我随时想让你无家可归,我就真的可以做到吗?”Pepper的声音透过线路有些失真,但显然怒意十足。
  “我知道你不会真这么做的。”
  “哼。”
  “拜托啦世界上最好的Pepper小姐,我能处理好这个。”Tony把空咖啡杯放下,拿起手机。
  “再说你都见过他们的,他们真的很棒不是吗?”
  Pepper勉强应了一声,“话说在前头,要是有什么问题,新款奥迪超跑你就别想了。”
  哇哦。
  “这是个威胁。”
  “没错。”
  “而你真的会那样做。”
  “嗯哼。”
  “好吧,我保证不会搞砸。” 

  
  不能说Tony不合群,他当然合群,但那是另一码事。现在他们要谈的是——
  “你就这么点东西?说真的?”
  “我没什么要搬过来的。”Clint耸肩,看着Bruce把一箱又一箱的器材往里搬。
  Tony点点头,“所以我们现在是室友关系了,朋友兼室友、兼同学?”
  “基本上,没错。”Clint坐到Natasha旁边,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这可比我的寝室舒服多了。”
  Natasha收拾的速度惊人的快,她已经为自己酌了一杯(可能是威士忌的)酒悠闲地坐在沙发上观察他们所有人,好似一只观察猎物的黑豹——懒洋洋的,但令人害怕。
  “同意。”Bruce把最后一箱东西收拾好,在一边的单座沙发上坐了下来。他把起了雾的眼镜取下仔细擦拭,“从今往后就是室友。”
  “所以我们的搬家派对什么时候开始?”Clint问。
  Bruce把眼镜戴了回去。
  Natasha唇边出现了一个危险的弧度。
  “呃……我想,明晚?”Tony避开她的眼神,打开桌上的披萨盒,“现在不如先解决这个至尊海鲜披萨?”
  Natasha和Clint互通眼神,然后Clint心领神会道,“你应该邀请他。”
  “他?谁?”Tony正忙于把一块儿披萨扯下来。
  “阿波罗。”Clint起身拿了三块披萨,分给Bruce和Natasha。
  Tony的耳朵似乎红了。
  “拜托,你不会还没跟他说吧?”Clint用夸张的口型调侃他。
  “别告诉我们你其实怂的连话都不敢跟他讲。”他咬下披萨尖,口齿不清地问。
  “当然不了!”Tony喝了一口水,“我只是……他太……我就是没法跟你们说。”他懊恼地皱起眉头。
  “典型的恋爱中的男人。”Natasha评论道。
  Bruce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把披萨边塞进嘴里。
  “他太……善良,对,善良——他和我们不一样。”Tony寻找着措辞来形容Steve。
  “你们会把他吃了的。”他看向Natasha,对上眼神之后最后选择指着Clint,“尤其是你们俩。”
  “噢,亲爱的,我不吃人。”Natasha同情地望着他,“至少现在不了。”
  Clint大笑,“我就知道。”他把油腻腻的手指头在纸巾上蹭干净,“但我们至少得见见他,Tony。”


  所以这就是现在他困在这个该死的派对的始终。
  而这个该死的派对还是他举办的。
  “你的马丁尼。”
  “啊当然,谢了。”Tony接过侍者递过来的酒——当然有侍者了,这是他的塔(tower),当然该死的会有侍者。
  他靠在吧台边上观望。
  Nat穿了一身剪裁极其贴身的红色长裙,黑色卷发的弧度妩媚得刚好。她正端着一杯酒,眉毛上挑望着Louis——现在得叫她Darcy了——“你最好这么做”,她上次对Tony说。Clint在她旁边。他们谈论了什么,笑着,Darcy的一条手臂亲昵地搭在Bruce的肩上,后者看上去像是要窒息在自己的领结里了。
  Jane和她的男友似乎融入得不错。他们在舞池里享受欢乐时光。
  然后是Steve,噢,Steve。
  “不习惯这种氛围?”Tony晃了晃他的酒杯。
  “呃,我猜我永远都适应不了这种……氛围。”Steve从旁边侍者的托盘上取下一杯香槟,笑着回答。
  Steve今天穿了一套剪裁合身的深蓝色西装——非常衬他的蓝色眼睛。Tony有点不能移开他的视线。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姓这个Stark。”
  “所以,你以为是什么?”
  “我以为——”Steve走到他身边放下高脚杯,“没什么。”他笑了,“就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我总是让人们惊奇。”Tony耸耸肩,无不炫耀般地说道。
  “我想也是,至少我被惊讶到了。”Steve端起杯子冲他举起来。
  Tony回敬他。
  “所以,大画家,”Tony眯起眼睛,舔了舔上唇,“想出去透透气吗?”
  Steve点点头,“好啊,我没看到这有什么问题。”

TBC


评论(1)
热度(13)
© 风叶叶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