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蛋】A Successful Kidnapping(01)

A Successful Kidnapping

一次成功的绑架

by daisysharp

随缘地址这里(因为后文可能因为尺度问题发不上来)

Summary:    
  Eggsy第一次出任务,就遇上了麻烦——鉴于这是他人生第一次享受“绑架”的待遇,他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他挺了过来,Harry救了他(和Roxy),一切都很美妙。
  除了Harry气坏了那一部分。
  而那会是非常、非常糟的一部分。

警告: 
  开头有 详细的暴力描写,以及后面会涉及 daddy kinkBDSM情节。

正文:


  左边肋骨的一阵钝痛让他从不甚清醒的梦中醒了过来。
  他缓缓睁开眼睛。
  

  思考。

  第一步先弄清楚你身处何地。

  OK。信息。搜集有效信息。

  他把睫毛上挂着的水珠眨掉,沉重的鼻息压着心跳声在浑浊的空气里升温。

  这看起来是个废弃的工厂。

  左手边四十五度方向大概两米的高度上有扇小窗户。

  左右各一个守卫,端枪对着他。而正前方从椅子上站起来居高临下望着他的可能就是他们的小头目了。

  
  黑漆漆的枪口顶上他的额头。

  “告诉我,”那个穿着一身不合时宜的西装(他的意思是,狗屎一样的剪裁和领带配色)的男人咧开嘴,拉动保险栓的声音清脆悦 耳,“那副他妈的古董画在哪?”

  他在枪口下不适地扭动了几下,接着露出一个虚弱但是邪恶的笑容。

  “见鬼去吧!”

  当然了,见鬼去的是他。

  “唔——”他被两个守卫从椅子上架起来带到一个水缸边上。

  这感觉不太妙——他在被反复按进水里的中途想到。

  他能坚持一会儿,但是逐渐地,他跟不上节奏了。

  “咳咳——”

  他的鼻涕和生理性泪水糊在脸上,冰冷的水呛在肺里是辣的。

  “我猜有些人就不是能好好听话。”他在被浸入水里的间歇模糊地听见这样一句话,接着他的后颈被毫不留情地拎了起来。

  他啐了一口在头目脸上。

  男人慢条斯理地抹了一把脸,示意旁边的人把他绑回椅子上。

  “让我们来问问你的同伴。”

  接着,Roxy,噢,Roxy,被另外两个戴着黑色头罩的男人拖了进来,双腿在满是灰尘的地上拖出两条痕迹。

  他咬住后槽牙好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上帝啊,看看她的腿,那至少是两颗子弹,胫骨、或者什么别的位置——

  老天,他不能。

  他们用一盆冷水泼醒了Roxy。

  “Eggy?”

  他眨了眨满是水珠的睫毛,让视线再度清晰起来。

  她瘫在椅子上,双腿毫无生气地垂下。

  “我觉得从她下手会更有效率一点。”头目捏起Roxy的下巴,逼迫她仰起头看着他。

  “算是个美人。”他用大拇指揩去她脸颊的灰尘,咧开嘴笑了。

  Eggsy开始计算如何才能把吸引力引回自己身上。

  “我他妈的才不在乎。“

  “你觉得一个基佬古董窃贼怎么样?”

  他露出一个黏糊的下流的笑容——这是他从阴暗糟糕的童年里学到的众多的技巧之一。

  他不在乎Harry是否在听,追踪器一早就被拆了——包括后颈植入的那片。说真的,就这么个组织竟然能发现Merlin的技术?这世界到底怎么了。他真他妈的想不通哪一部分出了问题。

  “噢,别指望我会相信你。”头目把弄着手里的枪,给了Roxy一枪托。她发出一声闷哼。

  Eggsy只是无所谓地翻了个白眼,在椅子上扭动了一下,“随便你。”

  “除非你不想要知道那副画的去处。”

  他撇撇嘴,嘴边逸出一丝疼痛的呻吟,但他很快咬紧牙将它吞了回去。

  “嘿,但我是绝不可能看上你的屁股的。”

  头目两步走过来给他的脸来了一巴掌。

  天,他手劲可 够大的。Eggsy听着嗡嗡的耳鸣声想。

  他的肋骨还在持续地钝痛,就像有人在拿一把小钉锤不懈地敲打那一根骨头似的。非常,不懈的。

  头目略微颔首冲他身后摆摆手,他看不见身后,有些不明所以。

  接着有那么一个同样蒙面的男人走到他面前冲着他的肚子来了一拳。

  他忍不住发出一声短促而大声的气声。

  那根肋骨可能是断了,或者只是开裂——他多希望是后一种,这样一个星期之后他就可以好好地完全不带任何疼痛地呼吸了。

  但是可惜。

  又一拳。

  “咳咳咳……”他尝到喉咙里的血腥味。

  “没有什么要说的吗?”头目狠狠地捏住他的下巴,“那副画在哪里?”

  “苏黎世……”他艰难地从齿缝里吐出几个字,“或者米兰……”他狡黠地勾起嘴角。

  “我想你没搞清楚状况,”头目甩开手,他的后脑勺狠狠撞在椅背上。“在这儿一切遵守 我的规则。” 

  又是那两个守卫,他被架起来运到水池边上。不同的是,这次他大概是没可能自己站着。字面意义上的,他跟一滩烂泥也差不太远了。

  头目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一只手托着下巴盯着他。

  “再问一次,画在哪?”

  Eggsy跪在粗糙的水泥地上,膝盖接触到坚实的地面——地面,他感知着地面的震动。

  “咳咳……”他的鼻腔再一次被冰凉的水灌满,肺里的空气逐渐减少。

  “它在……”他让肺扩张到极限,深深吸气。  

  “希望我来的不算太晚。”

  一个熟悉的、如同天鹅绒般丝滑的、波澜不惊的声音,甚至带着笑意——不,那绝不是 笑意

  Eggsy闭上眼睛。

  嘴角勾起一个笑。

TBC

评论(1)
热度(43)
© 风叶叶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