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铁】Wonderwall

工科生Tony和文学系Peter之间的故事。

学院AU,室友,摇滚,小浣熊是人类,小甜饼,剧情废,文笔渣。

申明:我没有贬低任何歌手或者乐队的意思,里面的评价全是剧情需要(以及个人喜好,说起来有人喜欢听这些吗,欢迎交流XDDD

简介:Peter在音乐社团中遇见了Gamora,并邀请她加入护卫队,引起Tony吃味;另一方面,Tony老找Bruce谈论各种尖端科学,引起了Peter的不爽。一次意外情况下,两个人互相告白了。

我的废话:依旧是卡文卡到死,写了好久:-( 



哈佛213号宿舍的大门。


歪歪斜斜的“Creep”压在“Paranoid Android”上,叠着露出一半的单词“Witch”,黑色的门上白色的喷绘字体格外扎眼。


更别提站在门口也能听见里面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Put a gun against his head.”


如果可以的话,你大概可以听见里面隐隐约约的      说话   争吵声:“Tony,你就不能关上你那该死的音响吗!”


“噢,拜托,Peter你就承认吧,这比你那个音乐社团的音乐品味好太多了好吗?”


“我的社团没有任何问题,”然后是突然的寂静,听着像是有人终于去把那个该死的音响关掉了,“我只是邀请你进去!”这声音听起来有点儿费力。


“而不是要你来批判它的!”


回答他的是足以冲破耳膜的“I'm on the highway to hell”音乐声。


你可能会抱怨,但是,注意,这里是哈佛宿舍231,Tony Stark和Peter Quill的地盘


所以,忍着你的抱怨,继续听下去。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


Peter回来的时候是晚上八点,Tony正伏在他的书桌(那个堆满了机械器材和各种工具的桌子)上捣鼓新发明。


当然了,宿舍里放的是AC/DC。


这简直就是干活儿的最佳配乐了好吗。


Peter一边脱鞋一边扯着嗓子说话,“你——吃饭——了没?”


Tony还在专注于他的小发明,穿着他那脏兮兮的工装背心,护目镜下棕色的眼睛聚焦在手头的活儿上。


Peter走过去调小音量,拍了一下他的肩——吓得Tony差点儿跳起来——又说了一遍:“你吃饭了没?”后者终于抬起头来,眼神里充满了对刚才他的行为的不满,“没有。”


“我带了汉堡。”Peter扬起手里的袋子,发现没地儿放之后直接塞到对方还沾着机油的手上。


Tony摘下护目镜,棕色的瞳孔外围映出一圈明亮的灯光。右手在背心上蹭了蹭伸进口袋里拿出汉堡,他咬下一口含糊不清地说着话,“所以(So),音乐社团怎么样?”


Peter坐回到他的电脑椅上,蹬了一脚桌缘借力滑到Tony旁边,挠了挠头,“不错啊——我是说,还行吧。”然后凑到边上看Tony在做什么,“毕竟都是摇滚爱好者。不过里面混进来了个喜欢艾薇儿的一年级女生——”


“什么时候(Since when)'摇滚不死'还招女生了?——要知道我没有性别歧视的意思——单纯针对她喜欢艾薇儿这事儿。你确定你加的是个摇滚社团而不是个什么烂俗的流行情歌社团?”Tony咽下一大口汉堡,一脸不知是被噎到还是被吓到的吃了屎的表情。


“嘿,这可不太好,毕竟那个女生挺辣的,”Peter眯起眼睛回想了一下她穿着啦啦队服的胸还有腰,“可惜是副社长的女朋友。”


“至于摇滚,他们似乎觉得The Rolling Stones大过Pink Floyd——”


“什么?!!”Tony终于把最后一口汉堡塞进嘴里吞了下去,猛地转过头来,“这可不行,Peter你的底线呢?你可是Star-Lord(他们的小圈子里取的外号,ps.小圈子指的是复仇者和银河护卫队)”


Peter严肃地点头,“我试图跟他们理论,但鉴于只有我Rocket站出来挑战'权威'也无济于事,”他拿过Tony的可乐咕噜噜吸了一大口,里面的冰块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不过有个叫Gamora的同年级女生支持我们,”Peter凑得更近,试图弄清Tony到底在做什么。


Tony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把桌上的东西往屉子里一推,“Dark Side of the Moon(Floyd的专辑)才是全部。”他拿回他的可乐,喝完最后一口,将杯子丢进垃圾桶——完美的抛物线。“好了,你成功引起了我想听这个的情绪,我的CD呢?”


Peter又把椅子蹬回了自己的桌边,“我怎么会知道你的CD在哪儿?对了,我要听Us And Them!(这张专辑中的一首歌)”


紧接着一串不间断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Tony从翻找柜子的动作里抬起头来瞪着门口,仿佛这样就能让它停下似的,所以Peter耸耸肩,自觉去开门。


“Hi~”


一个红发女生靠在门框上跟他打招呼。


“Peter.”舌尖在口腔里轻轻划过的卷舌音很特别。


在黑色的背心和牛仔短裤下,女生火辣的身材曲线一览无余。


Tony正举着刚翻出的CD,然后在看到这情形的一瞬间停顿了半秒,接着,他默默把CD塞进影碟机,然后将音量旋到最大。(嘿,停止你们的吐槽,这可是正确的听摇滚的方式好吗)


“Gamora?”Peter尽量让自己的眼神固定在对方胸部以上(他才不是那么肤浅的人),挑了挑眉。


“我想你可能还不知道今晚的社团party,所以,”她轻轻冲他眨眼,“愿意跟我一起去吗?”


刚好此时读碟完毕,巨大的音乐声顿时充满了整个房间——也许不只整个房间——管他呢,Tony在心里哼了一声,打开电脑开始折腾他的编程。


Peter一手撑着门,歪头靠在手臂上看向她,“为什么不?”


Tony的余光扫在二人身上,接着又惺惺收回来,嘴里咕哝了两句,接着闭上了嘴继续编程,手指在键盘上敲得噼里啪啦的响。


Peter当然走啦,他只是拿了钥匙还有他的耳机,冲Tony挥挥手,一边指着自己的嘴,一边用夸张的口型示意:“我走啦,晚上见!”


Tony嫌弃地撇撇嘴,做了个手势让他关上门,然后就继续埋头于01011的世界了。


——————————————————


当然了,晚上Peter肯定是没有回来的。


以及,Tony只是又一次忘记了睡觉,绝不是在等什么人。


早上八点有实验课,Tony看了看表:七点四十分,接着伸了伸懒腰,把凌晨以来的第4杯咖啡一饮而尽。


无聊的课程,毫无挑战度。


和Bruce一块儿回去的时候Tony又开始了他一如既往的‘演说’:“设想一下一个光子打向有两个狭缝的平面,如果有一个狭缝可以观测到,那它就没能同时通过两个狭缝。如果观测不到,那它就会通过。”他的语速飞快,比划着必要的手势以便理解,“但如果它是在离开平面后在击中目标物之前被观测到,”Tony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Bruce,眼睛里闪着光,“那它不会同时通过两个狭缝。”


Bruce推了推眼镜,温和中透露着无奈,“说的没错。但是,谈这个有什么意义?”


“没什么,”Tony又转回去接着好好走路,“只是觉得这主意用在T恤上不错。”①


“噢,早上好, Peter。”Bruce向某位夜不归宿的人士打招呼的时候Tony撇过脸去盯着路边的树看,暗自腹诽道,[精神不错嘛]。


“嗨,Bruce,你们去哪儿?”Peter憋回去一个呵欠,摘掉一边的耳机问道。


“实验室!”&“图书馆。”


Tony扭头瞪着Bruce,“上次我设计的那个实验还没做完呢,我们得先做这个。”Bruce抓了抓头发,“可是我的生物报告还没写完……”权衡了一下这是个科研项目,和他可以暂时搁置的生物作业相比的话,“好吧,我们去实验室。”


Tony哼了一声,把喝完的咖啡杯扔进路边的垃圾桶里,然后继续蹦出一串串的专业名词。


Peter·完全听不懂·Quill默默看着两人走远的背影,心里悲叹了一声,又想到刚刚翘掉却被点名的文学鉴赏课,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


“所以,仅仅因为他跟一个女生一起参加社团趴体?!”


这是Clint,aka Hawkeye,尖叫的声音。


好吧,不是尖叫(请你把架在我脖子上的东西拿开)


“重点是:他邀请那个女生加入了银河护卫队!”Tony按下了暂停键,梗着脖子毫不犹豫地瞪视回去。星球大战2的画面定格在了44′32″。


“所以呢?”鹰眼耸耸肩,把遥控器抢过来——这里可是他的寝室——还是他的遥控器。


“你还不明白吗!银河护卫队!”Tony认真地看着他,眼神里是[不敢相信你居然真这么蠢],“他肯定喜欢上那个女孩子了!”然后他抓起一把爆米花塞进嘴里愤愤地嚼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的画面。


“噢,老天,你喜欢他对不对,”Clint再次重重按下暂停键,然后失手把遥控器扔了出去。手臂挂在Tony肩膀上,Clint夸张地挑着眉,眼神里充满了戏谑的笑意,“我就知道!从你陪他去听那个什么文学讲座时我就知道了!”说着,他掏出手机开始发短信,


[Nat,猜猜发生了什么了(guess what),终于!!!Tony承认了他喜欢Peter ;-) ]


Tony呆滞了足足一分钟,(当然,短信早发出去了)然后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What?”他喝了一大口冰透了的雪碧,觉得自己的脑子可能是被冻坏了。


[是这样吗]


Clint摇了摇他的肩膀,“嘿,我说,难道只有你们俩看不出来这是双向暗恋吗?”他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我的天,两个恋爱白痴果然不是盖的。”


“登——”手机短信的声音,他低头看见来自Nat的短信,[所以那两个傻瓜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实时信息播报给我:-) ]


Tony没有心思去管他的短信。


但是他开始严肃地思考这个问题。


——————————————————


“你是说我应该跟他坦白吗?”


Peter略带紧张地捏着手里一张旧旧的The Wall专辑,头上的杂毛乱糟糟的在灯光下是暖棕色的。


“嘿,伙计(buddy),放轻松,”Rocket把最后一口汉堡慢条斯理地喂进嘴里,然后又慢条斯理地咀嚼完,用手擦擦嘴,“当然了。”


“我是说,当然了,为什么不呢?要是我——前提是你跟我一样有魅力——谁能阻挡我,呃,你的魅力?”他狭长的眼睛中透露着自信和狡黠。


“写首诗啊,伙计,你知道有多少姑娘迷恋这种东西,这还不简单,”他不屑地撕开番茄酱的包装,挤到托盘纸上。


“我要告诉你不是个姑娘呢?”Peter压低了声音,毕竟这里是麦当劳,旁边的旁边那桌还坐着他的前前前女友。


“什么?!!”Rocket差点喷出来刚喝下去的奶昔,他怀疑地看着Rocket,颤颤巍巍地开口:“不会是我吧……”


“滚!”Peter瞪着他的好友,银河护卫队创始人之一,“认真的,我该怎么办?”


Rocket摸了摸下巴,“写诗是通用的办法。你不是写的挺好吗?”


“可是他是工科生啊,我怀疑他能不能读懂。”


“工科生?”Rocket若有所思,想到了什么,“没办法,我个情场老手,但我还真没追过男生。抱歉,老伙计,我帮不上忙了。”


Peter叹了口气,“好吧,至少我知道怎么表白了——也许我可以试试这个。”


——————————————————


Tony觉得很奇怪。


据他这几天的观察,Peter除了上课以外竟然没有整日厮混在外面,而是去图书馆。要知道,他通常是到了期末才开始猛看书。


这不正常。


尤其是当他偶然在图书馆碰到了他和Gamora还有那个Rocket一起的时候。银河护卫队一起泡馆?这不是他们的风格,绝对的。


好吧,他才没有很关心Peter和那个风骚的女生一起做什么。


Tony又一次路过他们的桌子,并且用余光看了一眼两个人靠在一起小声讨论问题的样子,[我只是要过去取一本计算机的书],然后气哼哼地离开。


烦心地拿着一本不知道是什么的计算机书回到宿舍,Tony打开抽屉翻出来那个小发明——快要完成了。


叹了口气,心里莫名有点难过,但他还是戴上了护目镜继续焊接最后的一部分,做收尾工作。


"I wish I was special."


都怪刚好放到了Creep。


"You're so fucking special."


——————————————————


Peter刚打开门就被震地退回了门口,耳膜一阵阵地痛着。


“Tony,你就不能关上你那该死的音响吗!”


他费力地大声说道,想起书里夹着的初稿,感到一阵心塞。这家伙到底有没有一点自觉?


“噢,拜托,Peter你就承认吧,这比你那个音乐社团的音乐品味好太多了好吗?”Tony头也不抬地大声怼回去,小心翼翼地完成最后的收尾工作。


“我的社团没有任何问题,”Peter进门,把钥匙扔到门口的小台子上,“我只是邀请你进去,”然后关掉音响,“而不是要你来批判它的!”


回答他的是足以冲破耳膜的一句“I'm on the highway to hell”。


关键时刻总是会有狗血的事情发生,这是定律。


所以有人来敲门。


而且是那种一声接一声的不给你喘息机会的敲法。


所以Peter只能先去开门再说。


“所以你们终于搞在一起了?”


这是Nat开口的第一句话。


“Oh, how sweet!"


这是第二句。


配上不符合她个性的少女指数爆表的表情。


着实有点狗血(不,是惊悚)。


"What the……"Peter一脸懵逼地退后了几步,然后听见音乐骤然停止,然后Tony冲了过来。


“不,别……我的天,”Tony脸上还沾着点机油,头发乱糟糟的(看上去很软),“Nat,我们没有。”


Nat一脸[我不相信]的表情,抱胸居高临下(以她的身高其实做不到)地看着他俩,“我觉得你们没必要再装下去了。”


“你的意思是……”Peter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想到在图书馆遇见Tony时他的眼神,噢……


“Tony……”


Nat了然地冲他一笑,然后甩了甩她的红发离开。


——————————————————


关上门之后。


Peter Quill很紧张。不是说他没紧张过,但是无论是逃掉全院公认最可怕的老教授的课,还是在查寝的晚上和室友一起偷偷跑到某个酒吧被捉,他都没这么紧张过。


他的手心有点潮湿,像是春天里未干的苔藓,摸起来冰凉而湿润。


他的声音有点抖,像是很久没用过的小提琴在刚响起的那一瞬间的颤动。


“Tony,我想了很久了,但我必须得说出来,


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些文绉绉的弯弯绕绕的东西,


所以,


我喜欢你。”


然后他拿出了那张跟他的队友们琢磨了很久的情诗——还是初稿版本的——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修改。 (幸好他的手还没笨拙到连张纸都拿不出来)


Tony现在看上去有点吃惊,但是他的眼睛里闪动着很美丽的光。


“我也是。”


然后他把那个折腾了很多天的小发明拿了出来,不知道按了什么开关,那个东西就亮了起来,蓝色的灯光照亮了他的脸。


“这是一个反应堆,”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快乐,“你不需要接通电源因为它是由钯元素驱动的。”


“送给你。”


按理来说,接下来应该是一个吻,所以。


他们将对方翘起的嘴角黏腻在一个甜蜜的吻里。


温柔的,寂静的,文学的还有工科的。



FIN


①这段对话来自生活大爆炸,由于刷了太多遍前几季,又觉得很喜欢,就放到这里来了。作为一个文科生对Tony一样的工/理科生们寄去敬意XD


评论(2)
热度(80)
© 风叶叶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