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盾铁][Stony]Over Sea, Under Stars(6)

前文点这里

第六章

周四,纽约时间早10点;周五,瓦坎达时间早5点
Steve:嘿。我有点儿想跟你说件事。

Tony:不

Steve:我不知道你是在开玩笑还是没有。

Tony:不
Tony:听着,Steve,
Tony:我正忙着喝到烂醉,一切都在变得更糟
Tony:所以我&%#你上次发生的事,我要关手机然后试着睡觉,也许睡一觉一切就都好了
Tony:好吗?


周五,纽约时间早3点;瓦坎达时间10点
Tony:我刚刚做了个梦,Natasha是我的妹妹,我刚试着勒死她。
Tony:所以,事情升级了。
Tony:你睡着了?

Steve:不,这边很晚了。
Steve:那太糟糕了,我很抱歉。
Steve:抱歉,我只是……晚上过的很糟。现在……有点难以和你谈话。
Steve:[正在发送图片]


周五,纽约时间早11点,瓦坎达时间早6点
Tony:所以,昨晚我眼睛太花没看清你发的东西,今天早上我想我又醉的太厉害没法儿理解你给我发了旧报纸上Reed Richards(神奇先生)的图片。
Tony:噢
Tony:这一定是有史以来最糟的笑话了。
Tony:不过,还是有点好笑的。
Tony:我想他是有点屌。


周五,纽约时间早2点,瓦坎达时间早9点
Steve:我知道你想为此打我的头。

Tony:有进步。

Steve:但你喝这么多合适吗?

Tony:这就是你昨天想和我说的?通过短信干涉?你?讲真?

Steve:只是,我的意思是,你不服药是因为不喜欢副作用,但酒精带来的副作用又是可以忍受的了?

Tony:自以为是的大混蛋。
Tony:如果你情况跟我一样,你也会这么做的。
Tony:只是,你会让它看起来像是一种治疗,合乎健康的家庭经历或者什么,而且会得到所有人的同情。
Tony:有时候我真恨你。


周五,15分钟之后
Tony:这只是作为以后的参考,不是真的。

Steve:我知道,Tony。

Tony:我一直挖苦讽刺你。

Steve:因为你对我很生气。

Tony:是啊,但这感觉不公平。如果我对你很混蛋的话,直接骂我吧,你得学会这个。不要只是坐在那儿,默默忍受。

Steve:拜托,你在给我上有关尊严的课吗?如果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怎么办?

Tony:你确实搞得一团糟的事实并不意味着,我想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是应该的,上帝啊。
Tony:还有,我说的是如果我表现的很混蛋的话。

Steve:如果你表现得很混蛋,但是你说的有理呢?

Tony:告诉我。

Steve:但我觉得有时候你明明已经知道了。

Tony:嗯,也许,但是如果有人说出来的话可能会有作用,如果你能说出来的话。
Tony:也许我得学学如何在不说那些混账话的同时表达原有的意思。

Steve:也许我可以学着忽略那些混账话,只听你真正想说的。

Tony:是啊,对,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Steve:你刚刚就有点儿混蛋。

Tony:看吧,这有那么难吗???


周五,纽约时间早6点;周六,瓦坎达时间早1点
Steve:嘿,你有过这种感觉吗?当你半夜醒来,感觉好像有几吨石头突然砸向你,然后你浑身是伤躺在废墟里?因为这……会让你想起,所有的事情,然后你想起来发生了什么事,你做了些什么,还有所有事情,最重要的是,你是谁。然后你就想要往肺里灌满水,然后把所有的一切都洗刷干净?
Steve:只是个比喻,不要害怕。

Tony:你说过我是个病态的人。
Tony:是的,我也经历过,和你的很相似。

Steve:我知道我不该一直问,但是……

Tony:我以前肯定忍受不了,但是我现在从你身上得到了很多经验,伙计。

Steve:我不很确定,它总是在我的头脑中,或者影子一样在没那么严重的时候。

Tony:是的,我明白。抑郁会消失一会儿,然后卷土重来,对吧?

Steve:是的。

Tony:我,当我有这种感觉时,身体中的某一部分是……好吧,借用你的比喻,躺在废墟里的;然后还有一部分仅仅转动眼珠说道‘噢,又来’。我就只在旁边围观,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但是只能看着。这很痛苦,幸而我已经习惯了。
Tony:你的秘密任务没有帮助吗?

Steve:有点帮助,我想。
Steve:等等
Steve:什么

Tony:是,我知道那个,诸如此类的事情啦都知道。你想的事情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Tony:况且,我时常和T'Challa聊;不是什么重要事情他也不会隐瞒。我可以据此推断,我又不傻。

Steve:我应该告诉你的。

Tony:你不必要连上个厕所都告诉我。

Steve:粗俗。
Steve:不要对我生气,Tony,我受不了这个,我会疯的。
Steve:不要更生气。

Tony:你认为我提起这个是为了责怪你不告诉我?真的?

Steve:也许?
Steve:我猜不是?

Tony:我他妈的问是不是有帮助是因为我想知道保持忙碌状态到底有帮助没,因为我他妈的只是试着帮你。尽管我有时候真的,真的很想打你这个令人难以忍受的白痴。


周五,早上七点
Tony:我猜这不是最好的说话方式,是吧?


周五,纽约时间早8点;周六,瓦坎达时间早3点
Tony:看,不要希望你不存在,我了解那种感觉,非常了解。但是总有什么是值得你活下去的。

Steve:我告诉过你我不会自杀的。

Tony:是啊,但是如果你自杀你会告诉我吗?

Steve:也许吧,我想会。
Steve:就现在。

Tony:那可真是一个大的安慰。

Steve: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讽刺我。

Tony:不,我是认真的,令人惊讶的没有讽刺你。
Tony:总有一些事情值得你为之活下去,尽管你现在可能不知道是什么。

Steve:你是在给我鼓励吗?关于人生是如何值得活下去的?

Tony:也许吧。
Tony:用一种不那么多愁善感的方式。

Steve:你打算说有很多爱我的人,如果我死了他们会很伤心的?

Tony:瞧,就算你抑郁,你还是比我更了解如何发现事物的积极面!

Steve:我刚才只是在讽刺。

Tony:好吧,形象顿时跌到了地上。

Tony:但是,总的说来,去他妈的。我刚刚都在想画的线条了,我现在在一场毕加索的画展上。
Tony:版画,亚麻油毡浮雕版画之类的。

Steve:真的??

Tony:是啊——看吧,你已经对它感兴趣了——无论如何,我站在这儿,我在想你会有多喜欢这个。说真的,你得看看这个。

Steve:我不在那儿。

Tony:我知道,谢谢提醒。
Tony:无论如何,你得挑个时间来看看。
Tony:人生目标总在前进——我不知道——我觉得这不赖
Tony:但是,人们,是,好吧,也可以说人们。你更愿意说每个个体,巴拉巴拉的。

Steve:所以,事实是,你站在那儿,在想着我?
Steve::)

Tony:你现在在用表情了?
Tony:那可非常“21世纪”
Tony:我有点儿醉了
Tony:但是没有上次那么醉
Tony:上面许多次
Tony:我正在这儿为你偷拍这些图片
Tony:然后我意识到:你也许根本都不想要它们
Tony:你也许可以在网上找到所有的画作,还更高清
Tony:或者是美术书籍,这更像是你的风格

Steve:我还是可以拿到你为我拍的照片吗?

Tony:是吗?好的,发给你

Steve:哇哦!
Steve:他的线条!
Steve:天才啊,Tony!
Steve:哈哈哈
Steve:和平标志的照片和什么摆在一块儿?裸体女人和鼓掌男人的漂亮画作?

Tony:噢,lol,是的,那不是
Tony:那张是为了嘲讽那些冲着穷女人咆哮的混蛋,像是后现代主义的风格,什么都没表达。
Tony:关于神话诗歌之类的
Tony:新文化的升华
Tony:deappropriation,①毫无意义,而且荒诞。
Tony:我不是在开玩笑

Steve:我不知道你刚才说的都是什么意思……

Tony:真的!!!
Tony:还有,Steve,我觉得画里的男人在鼓掌

Steve:你看起来很累,顺带一提。

Tony:我很好。

Steve:好吧。
Steve:你有掉体重吗?

Tony:我很好!


周五,一两个小时之后
Steve:听着
Steve:当我没回复的时候
Steve:那是因为我真的,真的做不到

Tony:我知道。

Steve:但是我蜷在床上,抱紧手机,我……某种意义上,我疯一般地高兴你在这里,在电话的另一边,就算我那时候不能跟你说话。

Tony:睡觉吧,Steve,你得试着睡觉。
Tony:谢谢你。
Tony:我也是一样,我想。

2.19 TBC

评论(4)
热度(31)
© 风叶叶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