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盾铁][Stony]Over Sea, Under Stars(5)

第五章

前文点这里



周四,非常早
Steve:嘿
Steve:我正坐着吃苹果肉桂脆片。
Steve:我几个月没吃过了,你知道的。
Steve:如果我闭上眼,我几乎快相信我是在家里的厨房了。每个人都在,大家说说笑笑,打打闹闹。
Steve:你不必要听这些的。
Steve:我很抱歉。
Steve:相信我,我只是想分享这个“近乎完美”的时刻。这是我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想到这种画面。
Steve:但是那段日子说话都像是在踩雷一样。
Steve:Tony?

Tony:你知道在俄罗斯苹果肉桂脆片是一种苹果伏特加的别称吗?
Tony:所以如果你要去俄罗斯,而且要买点儿吃的的时候,注意了。

Steve:…

Tony:嘿,你不能抄袭我的三个点点,混蛋!那是我的表达方式。

Steve:暂借一下。放在这儿很恰当。

Tony:你的意思是说它原本就很恰当
Tony:抱歉,这真是太蹩脚了。
Tony:看着,我只是在转移话题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接话。

Steve:呃,那么,这算是个开头。

Tony:你今天早上似乎格外高兴啊。

Steve:是吗?
Steve:一位女士邀请我约会。

Tony:一位女士?
Tony:我想你不是指的一位英国贵族?
Tony:像是,69岁的Acton女士约我出去。
Tony:因为,如果不是这样,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
Tony:最好不要用“女士”这个词
Tony:因为这个词带有一定的言外之意(:指的是这个词多用来指不那么年轻的……)
Tony:所以,基本上,就说和一个“女人”出去比较保险
Tony:这可不会错
Tony:不过我得承认“女士”比“夫人”还是要好点
Tony:或者“女孩”
Tony:因为,说实话

Steve:Tony,你在叽里咕噜些什么?

Tony:不好意思?

Steve:刚才那一大段短信。
Steve:我都能在脑袋里听见你,你以每小时100英里的速度讲着话。
Steve:你是因为什么而烦心吗?

Tony:不。
Tony:当然不。
Tony:我为什么要烦心?

Steve:我不知道,只是刚刚你很奇怪。

Tony:没有,我非常好。
Tony:那么,跟我谈谈你的秘密恋情吧。

Steve:好吧,这不是段恋情。

Tony:但是
Tony:你们两个会生数不清的到处捣蛋的小孩子的。
Tony:她是谁?

Steve:好吧,她在王宫工作。一个基层经理,我想。

Tony:听起来可不够专业啊。

Steve:需要我停止这个话题吗?我不需要讲这个的。

Tony:不。
Tony:不需要。
Tony:所以,她漂亮吗?

Steve:是的,她很漂亮。

Tony:你之前跟她聊过很久吗?

Steve:呃,没有。
Steve:但是,她,她人很好。

Tony:友好,嗯,很好的出击机会。
Tony:抱歉。所以,呃,大日子在那一天?

Steve:周六。

Tony:酷。
Tony:记得不要泄露任何国家机密。

Steve:哈哈,我不觉得我知道什么国家机密。

Tony:好吧。那就不要掉进沟里或者什么地方。
Tony:安全起见①,用安全套。


还是周四
Tony:嘿。如果我刚才表现得很混蛋那是因为……我就是,我想?某种程度上也是个懦夫。
Tony:约会对你来说可能是件好事。走出房子,看看世界。认真的。这可能很健康。
Tony:祝你玩得愉快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因为我之前忘说了,我说了吗?
Tony:很高兴你喜欢苹果肉桂脆片……很高兴它们在你的头脑里与愉快的时光相联系。即使这有点儿伤人。因为我也经历过,最遭的就是你只能关掉自己的所有感情,甚至是那些愉快的部分,因为一切都是那么的痛苦。我花了很久才从那种情况里走出来,所以。
Tony:只是……在你告诉我这种事情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Tony:除了,很明显的,我不太习惯你分享事情。
Tony:但是这样做很好。
Tony:看见了?这就是想帮助人时的我。请不要回复,我会觉得很蠢。

周四,稍后
Steve:所以,2014是什么?

Tony:它应该是意义重大、富含哲学吗?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而且,我的头疼得要命。

Steve:上周你说从2014年起开始做那些我死了的噩梦。所以,为什么是2014?
Steve:Ultron?
Steve:噢,对于你的头痛我表示很抱歉。
Steve:我们不必现在谈论那个。

Tony:放松。我在睡梦中都能处理头痛。
Tony:顺带一提,有时候真是这样。
Tony:不,不是Ultron。在他之前。这重要吗?
Tony:等等,你刚刚是在重看我们之前的对话吗?
Tony:我可以让你跳过差劲的那部分吗?
Tony:好吧,这个概念不太明确。是最差劲的部分。

Steve:好。
Steve:等等,在Ultron前?真的?

Tony:在你们都搬进stark大厦之后,在我们关系更近之后,我想。
Tony:所以我只是

Steve:开始做关于失去我的噩梦?

Tony:没错,因为这就是我做的。
Tony:那就是我总是在做的。
Tony:我失去人


似乎永不结束的周四
Steve:为什么你刚刚那么恐慌?

Tony:今天跟着讯问模式的还有什么?
Tony:显然是我得在周一召开新闻发布会。
Tony:所以。
Tony:耶。

Steve:但是你会在上面“杀”翻全场的。

Tony:是啊,尸体成堆……

Steve:这可有点儿恐怖。
Steve:我刚刚的意思是你会做得很好的。

Tony:我知道你的意思。

Steve:所以,你会没事儿的。最多有点儿无聊,我才。但是没事儿。

Tony:谢谢你自信的一票,我想。但是,你得知道,我知道怎么维持脸上的假笑和如何调戏观众并不意味着我不会胃部痉挛。你得为了这个正式着装,为了这些人尽职地表演,不然他们会把你贬到一文不值。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为了探求真相的热切、或者是纯粹的恶意,任何原因都可以……但这仅仅是处于职业要求。他们的任务就是把你变得可塑,成为二维的平面人物,不再是真实的人。这可真他妈地让我焦虑。

Steve:天呐,Tony。我一直以为你挺享受聚光灯,你表现的就好像……

Tony:我必须得说,你洞察力超群,一如既往的——如果你有洞察力的话。
Tony:对了,这是句尖刻的嘲讽。

Steve:我看出来了


 ①for fuck's sake我觉得一语双关啊哈哈哈不知道怎么翻

2.16 TBC

评论(3)
热度(20)
© 风叶叶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