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盾铁】【情贺】Iron Man 2: The First Avenger(4)

上文(1) (2) (3) 

第四章


熬夜——在那时候——并不是个好主意。妈妈以前常说,“看着点油,光是我们不该浪费的馈赠。”

Steve在Walter Isaacson所著的乔布斯传的55页夹好书签,然后趴在了自己的手臂上。现在十点钟了,正是妈妈自己处理好事情的时候——实际上——也是她用被唾液润湿的手指熄掉他房间里的煤油灯的时候·。神盾局的一个服务人员——是个好人,差不多跟他一样大,按他七十岁算的话——在他到医疗室准备另一次血液测试的一个中午告诉了他电灯的发明史。

卤钨灯,日光灯,LED灯……对电灯来说还真是好听的名字,Steve想。这些名字一直在他的记忆中。没有什么能逃过他的记忆。他还记得这些灯泡比其他的节约百分之二十五到八十的能源,持续时间要长三到二十五倍。

Steve盯着床头柜上的台灯,他让它亮到天明也没关系。


“Rogers!”

Steve从床上惊醒。听起来有人在拼命敲他的门。

“我知道你在这儿!”

“马上出来!”

耶稣上帝啊,如果门坏了,他付得起维修的钱吗?

Steve对着电视屏幕检查了一下仪容——为了检查有没有忘穿什么衣服——然后开了门。

然后他很确定这位深夜访客——Tony Stark——脸上的惊恐跟他自己一模一样,无论是从高抬的眉毛还是从快要惊掉的下巴上来看。

“Stark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Tony扬起头,大眼瞪小眼地盯着他,然后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带点儿礼貌的疏离。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Steve看着他的嘴唇慢动作似的动着,声音从低到近乎咆哮,

“Hail Hydra.”

Steve退后——猛烈地——

当Steve在木门框上留下深深嵌入的指印后,Tony的眼睛亮了起来。

Tony嘲讽道:“所以这是真的——”

接下来不到两秒,Steve一口气完成了以下动作:他把Tony整个儿卷到他家玄关处,关上身后的门,把他的客人钉在了墙上。

即使这是在新世纪,Tony也很确定,一只手掐在他的脖子上、试图杀了他的行为绝不算是礼貌的问候。

“Rogers,放轻松——”

“这不好笑,Stark。”

“要死了——”

Steve后退一步,看着Tony猛地吸进一大口空气。一阵金属闪光——红色和金色——在Tony的右手腕上,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他又谨慎地后退了一步。如果Iron Man等会儿夷平他的公寓——一栋他还没住很久的公寓,所以如果他搬走就会损失掉押金——可以让stark工业付损失费用吗?

“晚上好,Cap,刚刚抱歉了。”

Steve抱起双臂,没有说话。


“那么我就开门见山了?

今晚真是个去Flushing Meadows的好日子,①

所以我想问,你愿意一起来吗?”

---------------------------------------------------


“欢迎来到Stark Expo!”

这里很黑,很静,更像是某个不明之地的一间废弃仓库,虽然设计美观完整,保存完好而且……

Tony牢牢抓住Steve的大臂,拖住他的步子,“小心点,为了避开嬉皮士,我们装了运动传感器和热传感器。”

某种冰凉而光滑的金属被推到了他一边的手腕上,“戴上这个。”

然后Tony在走进大门之前将手举过头顶拍了一下。

灯光全亮了。

“为了节省能源,”Tony的鞋跟碾着地转了一圈儿,然后他就面对着Steve了,说道,“这个手环,”他扬起右臂,“会激活三十英尺内必要的电子器件。当然了,你的也一样,只是减去了进入建筑物的权限。”

当整个大厅被照亮时,Steve看见了前台——其后墙正中挂着Howard的肖像。直到他的前臂撞上了前台上的大理石面板,他才意识到他有多被这幅画所吸引。

“你想起了我父亲的什么?”

Steve皱眉,把注意力从肖像画上转移。

“你怎么知道的?多久了?”

“有段时间了。听着,如果你不想让人们发现你的真实身份,不要用你的真实名字。明白人我就不多说。”Tony扒拉着头发,“老家伙总是停不下来讲你那些往事儿,所以。”

他又是抓起Steve的手臂,带他走向“后院”——至少指示标牌上是写的这两个字。

“我们散散步。”

花园的灯接连亮起。

他们在鹅卵石小道上漫步,每一步都会点亮一盏灯。

主路的一侧有些临时的展台,Steve猜测是用于展示那些更适合户外展览的成果的。

Tony走出卵石小路向着一个凉亭冲刺了几步,路灯在他身后如数亮起。

“我在这儿看不太清楚,但是你应该可以。”

Tony指向北边,Steve跟着看过去。穿过昏暗的夜,他辨认出一个搭着板子和屏幕的脚手架的轮廓,还有一个架起的平台,这意味着一样东西——

“一个舞台。”

Tony转过目光,流露出一瞬间的得意之色。他把手放回口袋里,“你在神盾有一份信息多到致命的健康报告,这不由得让我思考,关于Steve Rogers,关于你,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让他们那些本该吝啬的科学家不顾一切地砸钱研究你?”

“而你知道那些数据,怎么知道的?”

“至少他们有进行数据保护,我只能这样说。”Tony身子探出护栏,“关于你的细胞是如何运行的每个测试结果——他们所知的关于超级士兵血清的所有东西——都存在Fury的一个私人服务器上,并且不能通过远程进入。”

在Steve的大脑一片空白之时他继续道,“你知道Fury的,他可能把它们藏在枕头底下或者哪里,所以你得先查查他。我不怎么喜欢他,但他的确是个难搞的浑球。”

Tony转过身,Steve看见他的指关节在不锈钢栏杆上攥白了。

“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我既想要你给我签名,又想给你这张脸来上一拳。”②

Tony轻轻一笑,带着装出来的真诚。他探出栏杆晃着身子,而Steve迅速拉住了他。

“你还好吗?”

近距离下,Tony脸上的细纹更加清楚了。

“今天还很长呢,我之前是想带你看看左翼……”

“我们可以以后来。已经很晚了,我得提醒你。”

在回停车场的路上他们没再说话,Tony毫不迟疑地将他的车钥匙扔过来,然后他们交换了驾驶位。

Steve在回SI路上的某个路口拉下手闸时,注意到变速杆旁边亮起的红色按钮。已经到了嘴边的问题,却在听见Tony平稳的呼吸时咽了下去。

但是黎明总会到来,他们又会再见。

现在是午夜后两个小时,州际公路上方,星辰漫天。


①Flushing Meadows:法拉盛草地公园,纽约第四大公园,位于皇后区,在这里举办了两次世界博览会,更多内容点这里
②I either want you to sign my shoe or punch you in the face.这句经过我和小月的讨论还是有些疑惑,关于sign my shoe的翻译,欢迎提供建议~



TBC 2.25修改版 3.15再修


评论(7)
热度(21)
© 风叶叶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