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盾铁][Stony]Over Sea, Under Stars(1)

作者简介:Tony拿起手机,Tony忽视上面的内容,Tony一点儿都不想看手机了。
          Tony完全不用手机。
          或者说,这只是在Steve开始给他发短信问一些有关药物治疗之类的烦心的问题之前。

作者注释:俄文译文点这里
                非常感谢可爱的civilwarbrokemyheart
                相信你们都看过类似的文体了,短信治愈体嘛,毕竟这也不是新题材了。但是这篇文我还挺喜欢哒:-)

第一章


周一
它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就在Tony在工作室里捣鼓着新玩意儿时。
一条短信。
在近乎三个月没有联系之后。

Steve:你有在进行某种药物治疗吗?

Tony:什么,你在干什么?
Tony:想交易?
Tony:还是你在计划下药毒死我却担心用药禁忌?
Tony:Rogers,你发错了短信,是不是?
Tony:为了证明上条短信,不要说话。

Steve:不。

Tony:啰嗦①

Tony:你想要什么?

Steve:一个答案。

Tony:我果然说对了,不是吗?

Steve:拜托了。

Tony:无论如何,我不知道我干嘛要跟你说话。但是好吧,我在服用imitrex(抗偏头痛药物)。怎么了?

Tony:你还好吗?发生了什么?

Tony:不,见鬼的,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问。
Tony:不,说真的,你还好吗?

Steve:你有偏头痛?
Steve:抱歉,我刚刚在谷歌Imitrex。

Tony:宝贝儿,我活着的每一刻都呼吸着偏头痛。
Tony:oh,上帝,忘掉我说的那三个字。
Tony:我可不是在和你进行什么幽默的交谈。
Tony:你想要什么?为什么问这些?
Tony:Rogers?

Steve:没有服用anxiolytics?(抗焦虑药)

Tony:不,没有anxiolytics,没有这个。

Steve:为什么不用呢?

Tony:因为我不喜欢这药的作用,现在满意了?
Tony:为什么你要问这些?
Tony:……
Tony:好吧,我要关手机了。

Steve:等等!
Steve:拜托了。

Tony:现在是凌晨两点

Steve:我这里是晚上八点。

Tony:有趣。
Tony:时区!

Tony:给我个继续和你聊天的理由。
Tony:除了追查逮捕你以外,对了,我早就这么做了,如果我想的话。

Steve:我知道。
Steve:谢谢你,Tony。

Tony:去你的。
Tony:你一直在忽视或者曲解我的问题。
Tony: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和你谈话不是吗?

Steve:也没有antidepressants吗?(抗抑郁药)

Tony:不。你到底在干什么,整理我的医疗档案?
Tony:而且你在哪儿得来我的诊断的?
Tony:就像,上面的那些。
Tony:是Natasha是不是!她对精神健康太了解了。

Steve:你有试过这些治疗方式吗?

Tony:这是你表达“Stark,你需要帮助”的诡异的方式吗?
Tony:因为,说实话,这很让人不爽。

Steve:不。
Steve:你有试过这些治疗方式吗?

Tony:上帝啊,Steve,你就是不肯放弃是吗?
Tony:antideps(安特芬,一种抗抑郁药)让我发胖。

Steve:什么,真的?

Tony:不,不是真的。
Tony:我只是不喜欢这些药物对我产生的副作用,至少我尝试过了。我知道它对一些人来说有奇效,但只会让我恶心,有时候甚至让我头脑不清醒。而且,我的性欲会下降。

Tony:我明天一定会后悔告诉你这些事的。
Tony:我想我真的要下了,这样不好。
Tony:对你我来说。

Steve:拜托。
Steve:拜托了。

Tony:好吧。
Tony:上帝啊。
Tony:你有什么症状?

Tony:Steve?你还在吗?
Tony:发生了什么?
Tony:你还好吗?你问了我一些奇怪的东西。
Tony:我有点担心了。

Steve:我在这儿。

Tony:你能不要再像刚才那样(突然消失)了吗?

Steve:抱歉。

Tony:哦,看啊,你确实可以说话。
Tony:Rogers,你还好吗?

Steve:你是怎么应付这些问题的?

Tony:在不用药的情况下?

Steve:对。

Tony:噢。
Tony:噢,Steve。
Tony:你应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Steve:我不是有意要把这些倾倒给你的。
Steve:看,我知道这样不好,问你这些东西。
Steve:我知道。

Tony:没事儿。

Steve:不。
Steve:我没想讲这么多的,我只是想——

Tony:嗯

Steve:你也许可以给我一些小建议什么的。
Steve:提议。

Tony:你知道我是意志最不坚定的人吧,问我这个?
Tony:不,忘掉我刚才说的。

Steve:我不知道还能问谁,非常抱歉。
Steve:我不能对任何人说。
Steve:而且,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把这当回事儿。
Steve:事实上,我以为你都不会回复我。

Tony:所以,你想你就试试,然后我不会回复,你就可以说你有尝试过,然后就算了,是这样吗?

Steve:而且我认为你不会告诉别人的。

Tony:我也没人可以告诉。

Steve:我不该给你发这些的,对不起。

Tony:见鬼的。

Tony:在这儿。
Tony:你的症状有多严重?
Tony:Steve?你现在要跟我谈谈。

Steve:不用担心。

Tony:这可一点儿都不安慰人。再说了,这不算一个回答。
Tony:拜托了,伙计,说话。

Steve: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做。

Tony:药物治疗是个好主意。
Tony:对一些人来说非常好。
Tony:很多人
Tony:对我来说,它们不健康。但顺带一提,你也许不会想要听我在这方面的屎一样的建议。

Steve:它们不起作用,Tony。

Tony:听着,在你尝试之前你可什么都不知道。我从没说过它们没用,我只是说我不喜欢它们的副作用。
Tony:就我个人而言。

Steve:不。
Steve:它们在我身上没有效果——因为血清。

Tony:你确定?你试过了吗?

Steve:是的。在2012年被解冻的时候,他们觉得我需要用这些药。

Tony:一点效果都没有?

Steve:没有。

Tony:好吧,见鬼了。
Tony:还有别的聊天的治疗方式。
Tony:也是种选择。
Tony:如果你问问长爪子的、猫科的、皇室朋友②,他可能会帮你找个好的心理治疗师。
Tony:我知道你说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Steve:是的。

Tony:但也许你应该试试,我是认真的。
Tony:因为无论我怎么问你的情况,你都会转移话题。
Tony:而且我很确定如果你有别的选择的话,你不会在这么多人中挑中我来谈话。

Steve:我很抱歉让你为这事儿烦心了,我现在要下了。我不应该打扰你的,真的很抱歉,Tony。忘掉这件事情吧。

Tony:不!你疯了吗?
Tony:跟我谈谈。你可以跟我谈。健康或者其他的东西。我在这儿
Tony:Steve,你得回答我。

Tony:Steve??

Steve:我在,我很好。我真的很抱歉打扰你,不要担心,我会找到解决办法的。

Tony:你真的不告诉我出了什么问题吗?发生了什么?
Tony:我可能不是最好的聆听者,但是我会试着做一个的。

Steve:不用了,真的。我很抱歉,我马上下了,不用为我担心,我会好起来的。

Tony:这不是解决办法。

Steve:不要这样,我真的办不到,我做不到。我不行。我不行。

即使是透过短信,Tony也能看出这是抑郁症。他知道恐慌症发作的样子,他知道当人们被逼时它会如何发作。

所以Tony给他空间。

四个小时后Tony睡着了,疯狂地咬着自己的指关节。

但是他选择给他空间。

①这里的原文是verbose,我觉得意思就是Tony希望Steve不回答,但是他回答了(多余的话),所以Tony很烦躁。
②这是黑豹吧……妮妮真是能扯orz

译者的话:短信体真要把我搞疯了:-( 有什么问题或者看不懂的地方直接问我,很难翻译出原作的精髓啊,顺带求个beta!

评论
热度(47)
© 风叶叶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