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盾铁][Stony]Over Sea, Under Stars(9)

盾铁初心不会改。这一次的内容我真的一边翻一边忍眼泪。

责任感爆棚!Tony预警,演讲全程催泪高能


前文(1) (2)  (3) (4) (5) (6) (7)  (8)

随缘居点这里



第九章

周一,我在瓦坎达;周日,纽约时间早六点

Steve:Tony?

 

周一,瓦坎达时间约早三点;周日,纽约时间早八点

[Steve正在发送图片]

Tony:Rogers?

Tony:这是你的腿的特写?

 

Steve:手臂。

 

Tony:只是,作为拇指甲来说它看上去就像……

 

Steve:我刚刚有吸引到你的注意力一小会儿,不是吗?

 

Tony:Rogers,你就是故意让我生气是吗?我刚刚,有一秒来着,还在期待些东西。

Tony:你很有趣。我忘记了你会搞笑这一点。①

 

Steve:很高兴你喜欢我的手臂。

Steve:我拿到了前几天你寄过来的上色书。我都不知道还有成年人用的涂色书。我正在试用,非常抚慰人心。

Steve:谢谢你。

Steve:你试过了吗?你应该也试试。

 

二十分钟以后

Tony:很高兴你喜欢。

 

Steve:所以你试过了吗?它很能让人镇定下来。

 

Tony:是的,我有试过了。

Tony:它让我熬夜到凌晨四点,因为我他妈就是不能不画完那一页就睡觉。太可怕了。

 

Steve:有意思!发一张你涂色的照片?我很想看看。

 

Tony:不

 

Steve:来嘛,拜托啦?

 

Tony:噢,我的天。[Tony正在发送图片]

 

Steve:看起来非常的……细致入微。

 

Tony:我发了我的,现在该你发了。

 

[Steve正在发送图片]

 

Tony:看,你完全知道怎么做,光线、阴影那些技巧。你把它变得像是画画了,几乎。

 

Steve:你的看上去几乎是一副设计稿了:)

 

Tony:我不是很擅长彩色蜡笔。

Tony:你知道吗,有一次仅仅因为折断了一支蜡笔我就崩溃了。简直奇怪死了。感觉就像,你在屎一般的生活里挣扎,然后你折断了一支蜡笔,然然然后你就觉得你什么都做不好,之类的。

Tony:请不要评价这个。

Tony:所以,换个话题,我们。

 

Steve:如果你想的话。

 

Tony:绘画怎么样?你尝试过了吗?

 

Steve:我会试的,但是我不知道怎么画画了。没有任何想画的东西。

 

Tony:但你想画,总的说来?

 

Steve:有点吧。也许。

 

Tony:也许你应该画一些喜欢的东西。

 

Steve:我想也是。

 

周一,瓦坎达时间早4:30;纽约时间晚9:30(永远结束不了的一天)

Steve:我知道你需要时间,但如果你要是想,你知道的,谈一谈……我说过的,就请说出来。我是真心的。

Steve:不是一定要你说。

 

周一,瓦坎达时间晚3点;纽约时间早8点

Steve:你知道吗?我讨厌这次约会,糟透了。

 

Tony:你第二次约会了?是什么,早餐吗?

 

Steve:不,第一次,昨天的那场。

 

Tony:你不是说你很开心吗?

 

Tony: Are you going MIA on me?

 

Steve: I was gone for two minutes.②

 

Tony:你不是过得很开心吗,但是?你说你笑了很多次。

 

Steve:事实上,就一点点。而且我真的很不舒服。

 

Tony:尴尬的那种笑?

 

Steve:是。

Steve:尴尬的一切。

Steve:我今天在走廊又碰到了她,我太尴尬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就又约了她出去。我现在该怎么办?

Tony:你说了什么?

 

Steve:她这周很忙,要去看望她的妈妈。她有时间会给我回电话。

 

Tony:看起来还好,你很安全。

 

Steve:但如果我们还得约会呢?

 

Tony:不会的。

 

Steve:你怎么知道?

 

Tony:相信我,不会的。

 

Steve:但如果她打电话来呢?

 

Tony:耶稣在上,Steve,她不会的。她只是让你有台阶好下。放松点。

 

Steve:你这么认为吗?

 

Tony:没错。

Tony:我上次以为你有点喜欢她呢,这回有点意外了。

 

Steve:我上次也那么觉得。

Steve:我只是在想会很棒,如果可以……

 

Tony:和她上床?

 

Steve:不!是和新的什么人聊聊。但现在看来我并不想这么做,我不想,也做不到。

Steve:但她人真的很

 

Tony:不错?

 

Steve:她真的是!

 

Tony:也许你就是对“不错”的不来劲

 

周一,瓦坎达晚五点;纽约早十点

Steve:好吧,你可能不是很想谈这个,但我在YouTube上看了你的记者会。我认为你不应该那样说。

Steve:我不知道你的感受会是那样的。我

Steve:我不知道说些什么

 

Tony:那就是我擅长这些媒体活动而你不行的原因。

Tony:等等,视频在YouTube上了?

Tony:哦,它当然应该在了。

 

Steve:这是链接

Steve:你不用那样说的,Tony

 

Tony:我说的正是我想表达的,这一回

 

Steve:你不会因此有麻烦吗?

 

Tony:麻烦?说真的?

Tony:我又不是六岁。

Tony:全世界都可以食我屌了(suck my dick)

Tony:他们可以排着队来。现在,别打扰我,我很忙。

 

周二,我在瓦坎达;周一,纽约时间晚六点

Steve:我刚刚弄明白了。

Steve:我看见了视频里的时间,然后按时区换算。

Steve:所以你一直是在语音输入对不对。你在跟我聊天,用墨镜对吧?你的墨镜里有星期五,对不对?你一直在读我的这些垃圾信息,但,该死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还在记者会现场,Tony?我真是个傻子,直到刚刚才弄明白!我不应该打扰你的。

 

Tony:不是垃圾。而且你也没有打扰到我。

 

Steve:我干扰到了你!我不该这样做的,至少刚刚不该!你看上去非常不好。

Steve:你应该把我刚刚的胡言乱语屏蔽掉,一会儿再读。

 

Tony:你不是在胡言乱语。停下。

 

Steve:而且你看起来……你有睡过觉吗?

 

Tony:呢?

 

[记者会摘录,2016.8.21,周日]

BACHMAN:……接下来有请Tony Stark先生,美国最著名的武器和科技公司——Stark工业的CEO、以及复仇者一员,我们的钢铁侠。Stark先生?

 

STARK:[小声地自言自语]

 

BACHMAN: Mr. Stark?

 

STARK:噢抱歉,不再是武器公司了,谢谢。你可以登录官网查看我们的公司理念,举国皆知,除非你近十年都生活在银河系另一端的一块石头底下。

 

观众:[笑声]

 

STARK:什么?我可不是在开玩笑。

 

BACHMAN:我道歉。

 

STARK:谢谢。

 

STARK:所以,呃,我很开心今天和你们所有人在一起。感谢这么多人的到来。

 

观众席里的一个人:据说你把Steve Rogers关在高安保监狱是真的吗?

 

STARK:[惊讶]什么?不。

 

观众席里的一个人:为什么不呢?[笑声]

 

观众席里的一个人:你不认为他就该腐烂至死吗?

 

STARK:我今天不会接受任何提问,所以请你保持安静一点,谢谢。

 

STARK:[小声地自言自语]

 

STARK:哈,[看笔记]先生们,女士们……还有Bachman先生[观众席里爆发笑声]……我们都听说了马德里坡发生的事情,我们都看到了新闻,但我今天不是来说那些事情的。我今天来这里,是为了告诉你们马德里坡没有发生的事情。而那就是,复仇者联盟并没有插手;那就是复仇者联盟没有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进入某个主权国家[几不可闻地自言自语];那就是……[到底是谁写的这篇屎一样的稿子?]

 

观众席里的人:镜头捕捉到了Barton的脸!

 

STARK:[低声咒骂]

 

STARK:那甚至一点都不清晰!

 

BACHMAN:我们不能回答这个!

 

STARK:我们应该继续吗?我要继续吗?谢谢你。请大家安静。谢谢。

 

STARK:而那就是……[看笔记]真正的复仇者联盟是遵法守法的美国公民,他们……[仔细看笔记,皱眉]我们不能为那些放弃这个国家和它的理念的人承担责任……[自言自语一小会儿]好的吧……

 

观众席里的人:你还认为这些国际罪犯是你的朋友吗?

 

观众席里的人:他们毁了拉各斯!

 

观众席里的人:你和他们还有联系吗?

 

STARK:[看着观众席,皱眉] Kostolitz?

 

观众席里的人( Kostolitz?):如果没有复仇者联盟插手,纽约之战有可能被避免吗?我们知道你所做的事情,Tony,非常英雄,但其他人呢?

 

STARK:不,我不是说你可以……我只是认出来你。

 

Kostolitz:[问Stark]你能够比较一下纽约、拉各斯以及马德里坡的受灾程度吗?

 

STARK:不,不行,它们之间没有任何可比性,因为……

 

BACHMAN:我们不接受任何提问!

 

STARK:噢,闭嘴!

 

STARK:[小声自言自语]

 

STARK:[在讲台踱步]我们做个约定好吗?[对BACHMAN]闭嘴,我说。[对观众]我们做个约定。你们听好,接下来是我真正想说的东西,[揉乱手里的笔记]听我讲,等下也许你们还有机会问我几个问题。好的,我们开始吧。[坐在舞台边缘,斜靠讲台,脚在空中摇晃]好了,这样舒服多了。

 

STARK:[对Kostolitz]纽约的事发生时你不在现场对吗?我知道你来自内布拉斯加州,你很年轻。但我很确定这里有很多当时在场的并逃过一劫的人,也许他们甚至发过现场报道。我们都是在坚持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你,我好像记得你,你叫什么名字?

一位女士:Leigh Orry

 

STARK:哦,是的,当然了。抱歉。

 

一位女士[Orry]:我当时在现场。

 

STARK:我知道。我……现场有很多人抬头看着天上的大洞,看着里面鱼贯而出的外星战队。不,我们没有邀请他们,我们没有吸引他们,那时候我们甚至都不是个队伍,我们几乎不认识彼此。我们联合一心,仅仅因为需要,因为别无他人。两个科学家,一名战士,两位政府特工……我们为你们而战,一直都是为了你们。不是为了权力,不是因为我们喜欢战斗。那不是原因。我们喜欢看电视吃披萨,就像所有人一样[笑声]。除了Bruce Banner,他整天不是在喝绿茶,就是在冥想。

 

观众席里的人:Hulk被关在什么地方吗?

 

STARK:没有,至少我知道的不是。上帝啊,我希望不是。我想念他,我希望他能回来。

 

STARK:事实是……我们也会搞砸事情(fuck up),就像其他所有人会的那样。但是我们的影响是全球性的,更加显而易见,结果也更加糟糕——致命的结果。你会把那个(fuck)消音对吧?抱歉了。不论如何……我们试着去修正,我们试过了。而就个人而言,我坚信民主、主权,和自由选择权。那不是说别人不。他们……我不能为他们说话,但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向你们起誓,向你们每一个人说,Steve……Steve Rogers和其他人也在为了大众的最佳利益努力,为每一个小的个体,为贫困和无助的人们。绝非出于对权力的渴望,出于政治,而只是……只是为了对抗邪恶。他们是这样看的,他们也确实看到了这个。虽然我可能不赞同他们的方式,我不,真的不赞同;而他们也不赞同我的。天知道,你们都看见了电视上我们争议的片段,但这些人不……他们不应该被中伤至此,被钉在耻辱柱上。我们都有错。而且我认为,真心实意地认为,你们有权提问;我们所有人。我们都应该质疑权威,我们也应该去担起责任,是的。但我们同时也要记住这些事实,他们不是平民,你们知道的,或者说,你们应该知道。他们之中有你们的退伍军人Steve Rogers,Sam Wilson,挂满军功章的战争英雄。Sam是名伞兵,看在上帝的份儿上,在他加入复仇者联盟之前救人就是他的日常工作了!你们知道他们是谁,你们懂他们。他们为你们挺身而出,为你们而战,一次又一次。你们怎么能够忘记的这么快?他们是……他们是好人,他们每一个都是,也许比我还要好,作为人类,我是说。我只是更英俊迷人罢了,所以你们更喜欢我。

 

[笑声]

 

STARK:如果地球再一次陷入全球性的危机……除开我们现在的分歧的。如果地球再次面临危机,我向你们保证,我们会再次集结起来保护你们。我们会竭尽所能,甚至不惜以死亡为代价——如果我们的死能够保护你们。这些话现在听起来很虚,因为我们也是人,我们也会忘记。就像纽约事件才过了四年,我们却选择性地遗忘了它,这是……这是我们维持工作的方式不是吗?否则我们都承受不来而去逃避一切,甚至失去打开窗户面对世界的勇气。你们知道我得了PTSD吗?我们试图通过忘掉这一切来继续前行,面向未来,心存希望。我们,作为国家一员,作为人类的一份子,仍要探索宇宙。我们仍要仰望星空,不是仰望曾经出现的那个大洞,而是一千一万颗闪烁的星星,还有那些星球,那个广阔无垠的银河系。我们仍为未来而期待,为什么?因为害怕不是我们要的,因为我们需要熬过这一切,继续向前看。

 

STARK:因为我们……我们要学着不去忘记。我们需要回忆,需要过去的一切去建立未来。我们其中的一些人应该记住发生过的那些事,记住在每一次危急之时,是哪些人怎样地站了出来。而他们必定不惜再次如此,我敢肯定,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在这里向你们保证。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的聆听。

 

 

周二,瓦坎达早2点;周一,纽约早7点

Steve:这很……你说服了他们,他们相信了你。他们可是媒体,他们可以只用寥寥数语就让人四分五裂溃不成军。但最后你还是被他们吞噬了手。

 

Tony:大多数情况下,人们立马就能分辨出你的话的真假。你只需要站在那儿,打开话匣子。

 

Steve:你说的非常打动人。

Steve:Tony.

Steve:谢谢你,谢谢你站出来支持我们,你本不用那样做的。但是我……我害怕这件事的影响,对你的影响。有多糟糕?我知道你之前一直在努力保持平衡,那些政治把戏,我想是?但那只是因为Ross和其他人并不知道你的真实想法对吗?

 

Tony: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Tony:我怎么想完全是另一码事,非常复杂的事。不要想岔了。

 

Steve:但是现在会怎么样?正在发生些什么?

 

周二,瓦坎达早三点;周一,纽约晚八点

Steve:Tony?

 

半小时后

Steve:你看过网上的反应了吗?Natasha给我看了推特。

 

Tony:没有

 

又一个小时后

Steve:Tony,拜托请跟我说话。

 

Tony:我在跟你说话。

 

Steve:不是真的。

 

Tony:睡觉去吧。

Tony:上帝啊,Steve

Tony: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讲话

Tony:明天,拜托了。

Tony:可以吗?

 

Steve:可以。

Steve:当然可以了。

Steve:你要睡一会儿吗?

 

Tony:我会试试。

 

Steve:好的,那很好。

Steve:睡个好觉。

 

Tony:谢了,哥们儿。


评论(6)
热度(43)
© 风叶叶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