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盾铁][连载]Iron Man 2: The First Avenger(19-21)

连更三章!!!复联三终于上啦!!!

18由于某种(你们懂的)原因被吞了,在随缘或者AO3看吧!

随缘居

AO3

上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Chapter 19

  “Stark?”

  Steve不由得想起他上次不经意路过Tony卧室时候看到的场景。

  卧室门仍半开着,Steve叩了两下门——以防万一。

  没有回应,他轻推了一下,门开的更大了一些。他的眼睛盯向Tony……自我安慰的沙发,但他已不在那儿。

  “Stark?你的AI说你需要帮助——耶稣上帝啊。”

  Tony 趴卧在床边的地毯上。

  Steve把他翻过来,绝望地发现他的眼睛紧紧地闭着,了无生机。

  “Stark?”Steve拍着他的脸,但这并没有把他叫醒;他又去摇他的肩膀,仍然没能把他弄醒。他俯下身将耳朵贴到Tony的嘴边,期望听到他的呼吸声,哪怕只有微弱的一点点。

  “Rogers!回答我,该死的!”

  Steve十分惊讶地听见Fury近乎破音的嘶吼。他的指关节划过电话屏幕,后者还停留在通话界面——他以为已经结束通话了。

  “Nick,”Steve匆忙地回答他,“非常不好,他失去意识了,他的AI告诉我的,我得帮他——”

  “不行,”Fury打断他,“你不能打911,反应堆不能给普通人看到,太冒风险了。”

  “你让我什么都不做?”

  “……我们让医生在线上指导你。谢谢你,医生。”

  “Captain Rogers?我是Streiten医生,我会告诉你帮助Stark先生的具体步骤。”

  Steve不知道这个陌生的声线是谁,但只要他能帮上Tony,他会合作的。

  “我听见了,第一步是?”

  “我们怀疑他的病因是反应堆故障,你先把他的现状描述一下。”

  好的,这个他会。他拉起Tony的上衣,又迅速解开了上面的扣子。他胸口的金属制圆环还是和他记忆中的一样闪着蓝色的光,但是周围发黑的血管比他上次在世博会洗手间里见到过的愈发严重了。

  “反应堆看起来还好。但是,呃,周围的伤疤变黑了,我觉得它们在急剧扩散,呈网状。”

  “……Captain,你能照个照片发给我们吗?这条线路是保密的。”

  如果Tony发现他不保守秘密的话……

  他还是按医生所说的做了,所有的动作都在几秒之内就完成了。再度将电话贴近耳边,另一头传来了一阵骚动。他怀疑那个医生或者队伍里其他的什么人把图片放到了大屏幕上以供观察。

  “我们需要他的血液样本。”

  “什么?”

  “不需要很多,就几滴——”

  就在那一刻,Tony醒了过来,呻吟着大口呼吸。Steve抓住他的手,Tony的眼睛睁开了。

  “他醒过来了,我等会再打过去。”

  “等等,Captain……”Tony用他另一只手扶着头坐了起来。他的脸色依然苍白如纸,手指紧紧地扣着Steve的手。他们维持着这个动作坐在地毯上,时间漫长的好像过去了整整五分钟。Tony仿佛死而复生,而Steve在把他拖去神盾医疗中心还是等待这个知道的更多的‘专家’的下一步指示之间摇摆不定。

  他以为他们要一直等下去的时候,Tony终于抬起下巴疲惫地看向Steve。

  “……好吧,你先解释一下。”

  “什么?”

  “我是晕过去了一会儿,但我又不是死了,”Tony紧紧捏住的手指终于松开了,一双手放到了大腿上,“所以还是泄密了。我本来还想藏久一点——”

  “然后好一个人默默承受这种痛苦?”

  听了这话,Tony眉头狠狠皱起来,“你告诉神盾什么了?他们知道了多少?”

  “他们怀疑你的反应堆出了点问题,”Steve注意到Tony的僵硬,“他们要我拍张照给他们。”

  “你给了?”

  “我没有别的选择,你需要帮助。”

  “神盾是世界上最强的间谍组织,Fury是最强间谍,这句话你哪点不懂?”Tony摇晃着起身,拍掉Steve伸出的援手,狠狠瞪了他一眼。“就算我需要帮助,也轮不到你决定我向谁求助。”

  “我知道你病了,而且情况越来越糟。”

  Tony别过头去,Steve跟着站起身来说,“我只知道你在自己治病,但是没有奏效。神盾局可以帮忙,他们有这方面的专家,还有药剂师和医生为你提供专业意见——”

  “停下,我刚刚听见了‘神盾’两个字,没门儿。”

  这非常让人生气。

  Tony轻手轻脚地躺到床上。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下巴气的抖动。他把卷起来的衬衫放回去,又扣好Steve刚才给他解开了的扣子。

  “有多糟糕?”

  就算是Tony也没办法拒绝这个问题下纯粹的关心。他叹了口气,手指穿过乱七八糟的头发,“非常糟。”

  “就是因为这个你才要喝那种恶心的——”

  “它没你想象的那么恶心——”

  “你不打算告诉我点什么吗?在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

  Tony脸色阴沉下来。Tony Stark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非常厉害,他很能保密,神盾局根本不用担心出事的时候他会泄密。

  “是钯元素的问题,”Tony妥协道,“这么说吧,是它在维持反应堆的运行。但它在往我血管里泄露。”

  “多久了?”

  “我不是很清楚。症状实在……大约几个星期前开始的?大约和你出现在SI同时间。”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你研制了你的药饮,所以你在找治疗方法吗?”

  Tony苦笑道,“是,我找了有一段时间了。准确说来,是找钯元素的替代品。”

  “然后?”

  “找不到。”Tony深呼吸,人们通常在下结论之前做的那一种,“我很抱歉把你带到了这儿,我会让JARVIS帮你预订回去的机票。”

  Steve自从来到这里就一直想走。

  “不,我留下来。”

  “不行,你得走。”

  “然后把你留在这里?如果出了什么事,我的天,这里一个人都没有。这是我的责任。”

  “混蛋。你每天早上醒来都这么自以为是?”

  Steve抿紧嘴唇,“让我帮你。”

  Tony摇摇头,眼神落到辽阔的太平洋海面,深蓝色的夜空,“你还真的是与众不同,知道吗?”

 

Chapter 20

  七点整。他如约打开茶几上的迷你全息影响,倚在卧室沙发上,尽量忽视掉脑后传来的一阵阵疼痛。

  Pepper精致的脸在3D影像中出现,Tony的狼狈几乎在看见她那双洞察一切的绿色眼睛的瞬间就无所遁形。

  “Tony,你还好吗?”

  “嗯……”

  “你睡觉了吗?一点都没有?”

  “时间我自有安排。以及在你问之前,我有在吃饭和锻炼。与你现在想的相反,我确实把自己照顾的不错。要不然我怎么能同时做CEO和Chief Engineer and Iron Man and-”

  “这就是问题所在,我觉得你给自己太多事情了。”

  “……我知道。”

  她撅起红唇——当然了从全是蓝色像素块的全息影像是看不出来红唇的,但他知道她喜欢红色口红——然后说,“你之前在D.C.搞出来的乱子影响了公司股票走势和投资者的利益,但是情况有所改善。现在的问题是,”她的话像是因为太过沉重而只能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一样,“一些人想要你重开武器生产部门——”

  “不可能。”

  “或者,要求你批量生产Iron Man盔甲,尽快兑现你的承诺——”

  “什么承诺?”

  “你将成为美国的第一线防卫,引号,我们的核威慑力量。”

  Tony叹气,揉着太阳穴道,“我确实说过这句话。”

  “你打算就这么做?”

  他挠挠鼻子,“不。”

  “Tony,你只有一个人,你不能……我不知道怎么说,这件事上你不能独自一人面对。难道要像那些老漫画里的义务警员一样?你想和政府或者军方组织合作?或者和Stern议员说的一样交出专利?把Iron Man交给受过训的参战者——”

  “你知道我不能那么做,Pep.”

  “你今晚能给我一个确切的答复吗?你真的清楚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吗?”

  他直起身来,双手在膝上交叉放着,“有件事你说对了,我做的事情太多以至于看不清真正的重要的事情了。”

  “Tony……”

  “我在做正确的事,Pepper,我特此任命你为SI的董事长兼CEO,即刻生效,不可撤销,懂了?成交。”

  她下巴都要惊掉了。

最近他周围的人都是怎么了?所有人都跟他能把水变成酒似的挂着一副惊讶的表情。

“这件事是我深思熟虑过的结果,不管你相不相信。为了找到合适的继任,我可以说是物色了不少人,然后我意识到……就是你了。”他苍白地笑了,“一直以来都是你。”

她眨巴着眼睛,就好像有灰尘进了眼睛。很快她问道,“……发生了什么?”

“没事,我……这是最好的安排,Pep.你做你擅长的事,我做我的。在这,修修补补。”

“肯定出了什么事,我马上来马里布。”

“别!Pep,别过来!你不能从公司说走就走!”

她看上去就快要哭了,“你不愿意告诉我的是什么事?”

“我有事情要处理,急事。为了我做好这件事,可以吗?”他求她,“你知道SI代表什么,我相信你可以带领它走向正确的方向。”

“它是你的家族产业,Tony,我不行。”

他突然苦涩地意识到自己是这个家族里最后一个人了,“……这所企业是我的祖辈建立起来的,但是SI的优良品质和价值观念不仅仅属于Stark家族。它的意义在于我们能为人类的明天做些什么,谁的名字在上面重要吗?”

眼角撇到平板电脑闪着红光,屏幕上出现了一副欧洲地图。

“有事,我得挂了。”

她点点头,带点红色的金发散落在颊边,“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

“……晚安,Pepper.”

 

Steve检查好门窗关上了,窗帘也合上了。他一开始就不该打这通电话,但是他不想留Tony独自一人待在这座豪宅里,尤其是他能够帮上忙。这个……JARVIS,墙里传出来的声音,在Tony Stark命令下办事的AI——就他所知,它会将他做的每件事记录下来,包括他在卧室里所谓的隐私。

“Captain,很高兴你能打电话过来,”Fury像往常一样简短地问好,“Stark情况如何?”

“好多了,他正在房间里和Potts女士开电话会议。”

“我们可以单独开始任务简报了吗?”

他在窗边的软椅上坐的更低些了,“不,先生,很抱歉,我不能丢下他一个人。”

他以为Fury会长话短说明天再继续,但是,“Vanko的档案和经济追踪都没有结果。看上去他就是单纯的停止了一切活动,并不是注意到我们正在追踪他而转入地下活动。”

“通过已有的资料(鉴证科)他们能否确认vanko到底要干嘛?”

“反复核查了Howard的笔记之后,我们很确定Vanko是想仿制反应堆。他跟Stark有过任何形式的联系吗?”

“没有。”

“时刻注意Stark。如果他确实停止了购买材料,这说明无论他在做什么,他都快完成了。我希望到时候他袭击的时候,你的眼睛能像邦迪贴在创口上一样盯着Stark,明白了吗?”

“是,先生。”

 

 

Chapter 21

  打完电话后,Steve下楼去到厨房做了点简单的晚餐,Tony却没出现。Steve只好一个人在料理台吃了奶油蘑菇意面。不过以防万一,还是给缺席的主人留了一份。要是晚了他饿了出来觅食,Steve还能把这个热一热给他。如果tony没出现,别怪他直接端去tony的卧室并强制喂给他吃!

  幸好后一种可能性没出现,因为Tony最终下了楼,看上去是刚洗完澡。

  “感觉怎么样?”

  “好些了,谢谢。桌子上是什么?可以吃吗?”

  “我多做了一份晚餐,意面吃吗?”

  “我快饿死了,什么都吃。”

  Steve看不下去tony好似用锹般铲起一大团意面就往嘴里塞的架势,给他泡了壶茶:他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甚至都看不出钯中毒的样子。

一边等水烧开,盘子逐渐变空,他们都没有再说话。

直到Steve端起茶喝了一口,Tony手中的叉子轻轻敲在瓷盘上发出声响,Tony才开口说道,“我们这个周四要去参加摩纳哥汽车大奖赛。”

Steve直接把嘴里的茶喷到了水槽里。

“拜托,”Tony引诱似的说道,“很有趣的。”

“周四?那是两天以后!”

“所以呢?”

Steve用手背擦干嘴。Tony的草率决定就像金钱豹身上的斑点那么多,又快又急。周一还在华盛顿;周二是马里布;又过两天就变成了摩纳哥。

“为什么?”

“你知道吗,我所喜欢的事情少于三件,而它们全都是追求速度的极限。我一直喜欢飙车,但是这辈子还没认真看过一场真正的赛车,现在正是个好机会。”

对。这听上去一点儿也不像在尽量多的完成遗愿清单一样。

“好的,”Steve把杯子放下,“我来做准备。”

“JARVIS会负责这个。至于你,Captain,”他从羊毛开衫里摸出一个平板,“应该把时间花在更重要的事情上。看看这个。”

这是一份供他阅读的资料图。第一页是一张欧洲地图,摩纳哥用红色标记了,周围有小窗口标注摩纳哥的具体信息,包括地理、气候、人口和经济——Steve滑到下一页,是一张像素模糊的人脸照片,他不认得。

“Anton Vanko,”Tony适时补充道。Steve于是从平板上移开视线,转而盯着Tony,好像他凭空长了翅膀似的。Tony的嘴角逐渐上扬成一个略带得意的笑,Steve立马明白过来,他清楚了。

“Bingo,看来Vanko就是Fury派你来的原因了对吧?”

Steve紧咬舌头不让Tony看出任何表情上的波动,转移视线去看平板,滑到下一页。

“事实就是,你们猜对了,自从我第一次以钢铁侠身份亮相之后,我就一直在监控这方面的发展。是的,”他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敲着,“罪名成立。我给法庭的所有视频,都是这个监控系统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他指着自己的胸口,Steve看过去,知道反应堆就在层层衣物之下。“你从沃玛特是买不到制作这个的材料的。那些金属、化学物——包括钯——都非常稀有,而且是受管制的。”

“没有相应的执照是买不到的。”

“正是如此。我在追踪买卖相关产品的交易。任何人或组织,只要涉及到两种及以上相关材料的交易,都会被认定为可疑。这不是最好的算法,我承认。交易可以被伪造成独立完成的,伪造身份证件。现金交易也不能被系统追踪到。”

Steve确信这些行为目的都是对的,但合法性就不一定了。

“这些让我开始思考:如果有一个人,没有名字,没有脸,没有钱,一切都是在不引人瞩目的条件下完成的呢?如果只想要造一个反应堆,你根本不需要那么多的材料,最多几克就够了。那么, 你会去哪儿找你要的东西?”

“……黑市。”

“在这个条件下,一切就容易得多了。给对的人对的钱,你就在想要的地方有了耳目。Vanko的交易都是和俄罗斯的承办商……我不是只看表面的人,但是那些黑帮纹身,还有名字?他很有可能是俄罗斯人。”

Steve沿着Tony在桌面舞动的手指看去,看到他狠狠盯着冰箱的眼神。毫无疑问,Tony Stark是个危险的男人。拥有这样的金钱、影响力和权力的人,Steve很庆幸Tony站在正义的一边,可以称之为盟友的人。

“直觉告诉我你去摩纳哥可不仅仅是为了看车。”

Tony嘴角上扬幅度更甚,“我从移民局得知,他两天前去往了摩纳哥。当然了,他用的是假护照,但是我有他的照片,除非他整容……一位非常得力的——我不想用腐败这个词——人事部提供的信息。这才是我们去凑这个热闹的原因。”

Steve在头脑里回放信息,按重要程度整理。

脱离计划,直入险境。

“我一开始还以为会吓你一跳,”Tony把餐盘推开,双臂交叠起来,“所以,我说对了吗?对你而言都不是什么新消息了?Vanko是你一开始来SI的原因。”

“……我宁愿不谈这个话题。”

“为什么不?我们可以交换意见。你想要我和神盾局合作?这算是免费试用期。”

“这是你对Vanko了解的全部?”

“是的。”

“Stark,”Steve靠在椅背上,“我也希望能告诉你更多内容,真的。但是不该由我来说——”

“那么你为什么在这儿?”

“我说是来确保你安全这句话并不是撒谎。”

Tony笑了,偏头看别处。

“这就是事实。听着,我觉得……去摩纳哥‘凑热闹’,对你我来说都不是明智的做法。”

“为什么不是?”

“你想和Vanko直接会面?”

“这就是根本目的,Rogers,你刚才十分钟都听到哪里去了?”

“我们不该去。”

“好的,如果你想留在这里那就留着,我要去。”Tony起身,椅子在地面剐蹭出声响。“我不能让他们复制出反应堆,你懂吗?这才是最重要的事。反重力技术必须保密,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必须得知道他在哪儿弄来的图纸。”

“图纸?”

“制作出一个模型要花费数年的投资、聪明的大脑和必要的设备。条条大路通罗马,他可能在尝试制作更持久的电池,或者什么东西……在不同的假定、公理之下,他可能选择用不同的金属材料、催化剂组合制造反应堆。但是他的方案和我胸口这个相似程度惊人,而且没人可能知道我的反应堆的任何信息。上帝保佑,我一定得弄清楚。”

没有别的方法。

“我跟你去。你带上装甲,以备万一。”


评论(1)
热度(42)
© 风叶叶叶🍃|Powered by LOFTER